冷桃

拉过勾的事就一定要做到

【all叶】日常组cp

今天在wb看到一条的说说。
  大概是   你身处皇位,而众多男星化为你的妃子,你怕是也会成为一个大猪蹄子。
   不过我没想成为大猪蹄子的念头,倒是希望促成我家爱妃成为大猪蹄子。

就是突然的脑洞
然后瞎写写


1.
         朕身为腐朝的一位女皇帝,本以为能拥众多美男入怀,过神仙似的生活。
         然而事实却截然相反,朕的后宫妃子也不过那么几位,如今最令朕头疼的,便是那散妃——叶修。

         说头疼并不是厌烦,相反,朕其实是很欢喜此人。

         只是那些莫名其妙的从各方面涌上来看似和叶修有关系的人,才是让朕头疼的。
 
         md,朕只想和爱妃共度良宵,为何你们总有奇奇怪怪的理由来阻扰。

2.
       说来朕的爱妃叶修,也是一位有故事的人啊!
       
         其实他比朕大十来岁吧,在朕还未登基的时候,便已听过他的种种传闻。

         什么年少聪敏,却无心继任家父爵位,在十六七岁般的年纪,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偷溜离家,一走便十年。

        朕那时还小,待着风言风语传到朕耳边的时候,叶修已经离家很久了。朕那时虽已启蒙,对世事却也是懵懵懂懂,只是心头有个疑惑——他不怕吗?
    
         独自一人出走,外面的种种风险从此都会向他扑面而来,他一个人,该有多危险啊!
           

3.
        然而他很坚强,最初纵然日子艰苦,却也活的肆意欢喜。

        可朕却很少问他过去的事情,什么“爱一个便要彻彻底底的了解他”。在朕看来,当他说起“我有一个朋友,他能力很强。后来……他去世了”时那落寞的深情,是真的很令朕心疼。

        我并不需要知晓你的过往,无论是好时坏,我只知我遇见你,欢喜你。便足够了。

       然尽管朕不全部知晓,却也晓得,朕的这位爱妃啊,能力很强很强很……强。
        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就连赌术这般技能,他也是信手拈来。
     

         在武术联盟上,曾蝉联三届冠军,后来又是在时隔多年之后,摘下冠军。
         然后,然后……他便进宫成了朕的爱妃。
         而且还是他家父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把睡着的他,送进宫来的。

【all叶】那时年少

all叶   那是年少

15.那些小事
(五)
王杰希可以说是非常闷骚的一个人了。

他不是美术生,不过画画方面也很牛逼。

尤其是色彩,视觉效果相当震撼。

叶修以前就这个吐槽过王杰希“大眼你还真是对得起自己闷骚的性格,这画风和你老父亲般正经的脸果然不符”。

毕竟叶修有两张王杰希送他的色彩,据说是临摹的。

不过后来被叶修压箱底了。

但如果他拿这两张画和临本书对应过去,会发现王杰希临摹的刚好是第5页和第20页。

520
我爱你
就像是印在书上的色彩那般
打开我的心你便能看见里面炫丽的爱
永不褪色

(六)
今晚黄少天异常安静。

连带着叶修都偷瞄他几眼。

今天是周日,宿舍只有黄少天,叶修周五晚上回自己的小出租房了。

但是周日那天叶修一大早上就回来宿舍了。

叶修想就算我早来也不至于吓到他啊。

尤其是两人一起写作业的时候,黄少天难得没有主动挂在他身上,反而有股坐立难安的意味。

黄少天再次瞥到叶修偷瞄过来的眼神,再看看叶修今天不同以往的装扮。

只得偷偷把头转向另一边,手捂住半边脸。
md,还不是因为你今天帅到我了!

(七)
其实肖时钦很喜欢和叶修说话。

虽然对方吐槽嘲讽的功力实在太强。

但这不妨碍他的讲述。

因为他知道,对方有认真的在听。

懒懒散散的坐在你旁边,为了不认你觉得自己在唱独角戏,还是假装很认真的在听并回应一两句。偶尔又那么认真的看着你,却是把温柔藏在最深处不让人发觉。

最幸福的,是你愿意在听我废话。





(写的越来越幼稚了啊)

【肖叶】浅尝辄止

双向暗恋


双向暗恋

      班上新来了个转学生,叫叶修。
      我和他的距离不远不近,隔了一个过道。
      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他的呢?我也说不清,只是有时候一回神,发觉自己正看着他。惊醒后慌乱回头,可是注意力一直集中不了,头脑里乱糟糟的,偏偏还一直想起叶修的样子。就连我也不清楚自己在慌乱什么。他又不会知道,所以慌什么,对吧?
      可是我从来没和主动和他说过一句话。
      有时候课间他从我旁边走过,我也没有正眼看他,是……不敢,我害羞。
       总感觉对上他的眼睛,我会更加慌乱。
       有次碰上一道很难的题目,我写了好久还没算出。
        都急的挠头了。
        突然之间他就最在旁边的位置上,手指出我在草稿纸上算法的错误。
        老实说,那时候我完全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只是看着他那双出奇好看的手愣愣发呆。脑海明明响起了他的声音,可是我却没听懂一个字。
         “嗯,把这里改掉之后就正确了。”
         诶——他的声音也出奇的好听,低沉的烟嗓。
          烟嗓?
           !
            他抽烟吗?抽烟对身体不好啊!
          
            发觉自己出神了很久,回神我下意识的“嗯”回答了他。
         之后他就是笑笑,然后起身走了。
         我一个人坐在原地,握笔的手心不知不觉沁出汗来,那种感觉怪不好的。
          我现在心里的感觉也怪不好的。
          我刚刚貌似表现得很差劲,在他眼里是不是就是一个弱弱的形象;他会不会以后都觉得我不太好;刚刚他为什么会过来呢?是不是……不不不,肖时钦打住你这大胆的想法,别以为他突然来这一下就是对你有意思,所以叶修你为什么突然来这么一下呢,你知道这样很容易让我误会的!
        是啊,你怎么会知道呢!
         我……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也什么说过什么。
         怎么能,怎么配让你喜欢呢。
        

         我这人做事总是会思考太多,瞻前顾后,犹豫不决。但唯有喜欢叶修这件事,很坚定。
          一种说不来的感觉。
          如果是遇见叶修之前的我也一定会觉得很荒唐,怎么会呢?就这样对一个匆匆对上一眼的人念念不忘,且思念与日俱增。
         可是当我遇见他后,只会觉得很正常。放完呆后回想发呆的内容,是叶修;在人群喧闹拥挤的教室第一眼捕捉到的人,是叶修;会让我有以上如此种种举动的人,是叶修。
         都是他。
         都是叶修。
       

        而我,却从没说过什么也没做过什么,直至分班。
        也……直至毕业分离。


        我转学到了一个新班级。
        在讲台介绍自己的时候捕捉到一个很可爱的小眼神——想看又不敢看,看了也只是匆匆略过一眼,嗯?我长的没那么恐怖吧。
         我记住那个小可爱眼神的主人,肖时钦,噗,小事情。
         记住他,是件小事情。
         除了学习,我很少会主动的去交际或关注什么。
         但是莫名其妙的,我总是能捕捉到肖时钦看我的目光。
         很专注的样子。
         不会是在发呆吧。
          也很神奇的,每次在人群中,我都能立马对上他的眼神。
         我在等电梯,那时候明明电梯里出来那么多人,可我一眼就看到他了。
          那次课间去小卖部买笔芯,一抬头,肖时钦刚好从楼梯走下来,又对上他的眼神。
         这些眼神挺有想法的。
         不知不觉的,习惯了身后专注的目光,习惯了偶遇时对上他的眼神。
         不过……感觉他对这些眼神没什么想法。
         还是试试吧。
          那天我看着肖时钦计算,算了好久都没算出,都急得挠头了。
         我倒是觉得他这样挺搞笑的,平时看上去平平凡凡,神色自若的肖时钦,偶尔做个小动作。挺新奇。
         嗯……所以帮帮他吧。
          他确实算的很专注,我在他旁边坐下都没反应,直到伸手指出他在草稿纸上错误的算法,才愣愣的看了我一眼,又立马转回去看着草稿纸。
          而且接下来没有一点点反应,是不喜欢我这样唐突?
         “嗯,把这里改掉之后就正确了。”
        
          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神还有光彩,说完话,又发呆了。
         我这是被讨厌?冷落了?
         不知道原因如何,我选择先走一步。
         之后那个眼神还在,也还是很专注的样子。
         直到分班前都在。
         然而直至分班前,我们都没有进一步的交流,也没有进一步的接触
        也直至毕业分离。
      

         
           
        
   
       
     
   

【all叶】那时年少

14.那件事儿

        结果叶修废寝忘食玩游戏的太过严重了,又整天都是在啃泡面,就算是啃也不按三餐时间啃,营养跟不上,叶修胃痛了。
         脸色苍白的像是小姑娘抹了层层的白粉,手心还时不时飙些冷汗,叶修明白再窝在家里是不行的了,于是打算去对面街道的诊所看个病先。回来再上电脑去游戏里继续浪。
         就在过马路的时候,他看到了王杰希。   
         应该说是王杰希先看到了叶修。
         踏上人行道的那一刻,王杰希就直接向叶修走来,这不是因为什么狗血的男主对女主一见钟情的桥段。不过是因为他记得叶修,记得两人是在同一个班级里。
          作为一个班干,王杰希早在开学后的两三天里就记住了班上所有人的样貌、姓名,再加上班上同学的性格实在是太丰富不带重复的,因此总是慵懒、上课貌似不认真听课但分班学习成绩在名列前茅叶修真的很容易人让他印象深刻。
         “怎么了?还好吧?”
         “我这样你看着觉得很好?哟,大眼?”
         胃痛让叶修无力挺胸站直走路,他只能弯下腰捂住腹部,给自己一种这样不会太难过的假象以支撑到诊所。
         习惯性的反驳一句后,叶修再抬起头发现,面前的人有点熟悉哈,在看到王杰希眼睛都那一刻,叶修脑海里就浮现了“王大眼”这个名字。对自己记忆力还是有自信的叶修很是顺口的喊出了“大眼”。
王杰希也不生气,继续询问“需要我扶着你吗?”
          但是没等叶修说完就已扶着他了。
           “额,这样也行,那就拉我过对面的诊所吧!”
          叶修也不矫情,在王杰希扶住他的那一刻放松身体,因疼痛而绷紧的身体总算能微微舒展开来。
         有人扶着叶修走路的速度明显快了很多。不消五分钟就已走到诊所门前。
          “好了,我到了。谢了啊。”
          “嗯。”
          本来还想扶着叶修进去的王杰希在听到这句话还是放开了手,看着叶修颤巍巍扶着门框,本来放下的手又不自主的半伸出来。
        但想到他们的关系,思索几秒还是把手放下了。可总感觉心里不踏实,于是想想就没走,站在门口一边上,静静的等叶修出来。
         可他没等到叶修出来,倒是被一位年纪稍大的阿姨叫进去了。
         王杰希一进去,那位阿姨就像机关枪似的嘴直突突的射出一堆令他措不及防的话语。
         什么“你这人看着挺斯文的,没想到这么不负责任”“年纪小小的,怎么净学些没用不好危害社会的事”“看着斯斯文文,倒是个败类哈...”  
         王杰希一脸懵,好在自身稳重的性格让他没有着急和阿姨辩解。只是趁阿姨骂的时候视线一直在想方设法与叶修对上。
怎么回事?
          叶修没力气答他。过了几秒后调整好呼吸,凝重的对阿姨说道“ 阿姨...我是男生,不会小产,所以他也不是我男朋友...”叶修用手捂住腹部,“我真的只是喝瓶葡萄糖就会好了的...”说虽说的越来越小声,可王杰希仔细一想还是明白了。
         原来是这位阿姨以为现在这个样子的叶修小产了,于是不信他的“一瓶葡萄糖就能好”的说辞。
           但是,怀孕什么的,不是女性的专场吗?
       王杰希疑惑再次看向叶修。
       叶修也是在家里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虽说这几天玩游戏掏空了身体,但底子还在啊。他又不喜欢出门浪,因此皮肤很是白皙,不出门的话也说明头发很久也没打理了,刘海已经能遮住眼睛了。叶修脸小,却还带着婴儿肥。
        唇白齿白,身上的衣服又是大一码显得他怪纤弱的。
        这样一看,好像是真的有点中性少女的模样。
         所以?王杰希想,他就是那个辜负无知少女的,渣男?
        貌似明白的缘由的王杰希默默深吸一口气,对阿姨说“阿姨,他真的是名男生。不然可以让他拿身份证出来给您看看啊!”
         阿姨听到这话后和王杰希一起双双看向叶修。
         叶修:……
          “我的身份证还没来得及办。但是阿姨,您再不信的话,给我十分钟,吊十分钟的葡萄糖就好了。”

         诊所阿姨最终还是将信将疑的给叶修吊的瓶葡萄糖。
         王杰希也被阿姨恶令在诊所守着叶修。
         而十分钟还没到,叶修的脸色也逐渐恢复血色,让在场的另外两人感到惊讶。
      
         最后叶修走的时候还被诊所阿姨好好的说教了一番。等他出了诊所门口,又被好好王杰希教育一通。
         叶修不好反驳人家好意,只好吐槽道   “大眼,你以后一定会是个好爸爸!”
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叶修快速洗漱完就和衣躺下了,只是觉得今天过得还真的精彩啊。明天再谢谢王杰希吧!
         然而周日晚上回校上晚自修的时候,发现班主任已经安排了新的座位表。叶修的同桌,刚好是王杰希。得,这下可以用好长时间谢谢他了。

【all叶】那时年少

13.那份倔强

         高中的第一学期叶修就从家里搬出来独自生活了。他报的中考志愿与叶父心想的差了个十万八万里,叶父想的是让自家儿子报个军校,日后能为国分忧。叶修在交志愿表上去后去办公室问班主任难题趁他在思考时又偷偷快速不动声色的把志愿表改了,报的R中,一所艺术学校。
         叶父知道后除了生气也很无奈,中考完的那个暑假叶修在家天天接受叶父的口头教育,两人又互不退让。等到新学期来临叶修干脆在R中所在的H市租了个小房子,自已一人自由自在的,叶修觉得挺好。
         一台电脑,三餐都是泡面,那个学期叶修的周末就是这么过来的。后来叶修回忆起那段时间,也是心生感慨道:“真是...太潇洒了!”

       古时候的圣贤人常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话叶修觉得套用在电脑上也是不假的,但电脑却比书本有趣多了。你想吧,一本书你翻来覆去的翻看它也就是那样,但电脑就不同了,想看的内容可以随时更改,看天文扯地理,看人文扯历史,看上天和下海的...多姿多彩,丰富多样。
         而叶修最迷的,还是游戏。那些个晚上一玩就是一个通宵,活脱脱的像个网瘾少年,可他总是有种怎样都玩不腻的感觉。
         高一下学期,叶修迷上了一款新游戏,趁着国庆放假期间那是整天整天都窝在电脑前,研究完那个,再对比其他。很多人觉得枯燥无味的,他偏偏觉得充满了极大的乐趣。
         叶修从来不觉得自己特别喜欢游戏是一种错误。凭什么别人喜欢画画、舞蹈、文学……就是好的,他喜欢游戏就是坏的。哪个法律也没明确的规定游戏就是坏的吧。
         况且他也没因游戏而去杀人放火,他只是喜欢游戏而已。
         可是叶父不喜欢。可以说叶修搬出来独住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叶父不允许叶修玩游戏,也不喜欢叶修选择的学校。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认为的好与不好。
         可是叶修不想迁就,迁就的结果很有可能是双方都不开心的话,那为什么还要迁就。

         要倔强一回。
         要为自己一次。
         叶修想。

         如果风吹雨淋之后是阳光满地
         如果跋山涉水之后能弃柳暗迎花明
         如果负重崎行之后是周道如砥
         那么容我再坚持一下再倔强一会
         也是可以的吧

【all叶】那时年少

11.那些“撞衫”
        又是一个新学期的开始,等叶修买好日常用品放在洗漱台上后,他惊讶的发现——怎么那么多同款的
         夏士莲的洗发水,和黄少天撞了同一个牌子;舒肤佳的沐浴露,和方锐撞了;就连他突然抽风买了一条全粉的毛巾,也有人买了一条...
         “这是蓄意好的吧?”叶修疑惑说道。
         宿舍内的其他人只是把东西放好罢了,人却是还未来齐。现在宿舍里只有叶修和喻文州。
         愣了一会的叶修还是去洗澡了,凭着5.3的视力找到了自家的毛巾和沐浴露,进厕所洗澡,只是等到洒水器落水后,他才隐隐的听到喻文州的回答。可惜水声太大,叶修听不清,他又把水关了,才问喻文州刚刚说了什么。
         “唔,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还是有一样东西是不会和你撞的”,喻文州答道。
         “那是什么?”
         “一种属性!”
          明白喻文州话留一半的性格,叶修果断的放弃答案,不一会,水声缓缓从门缝里散开来,也遮住了喻文州接下来的带着笑意的轻声回答,
         “毕竟你是受,我们是攻!这个怎么会撞呢!”
   


12.那份努力
          新学期即将开始的月考是令人不喜的。
          而叶修的班主任也知道若是不好好“鞭策”他们,全班有大部分人都还在咸鱼的过自己的日子。
         因此,在离考试还有两个星期的时候,班主任在周日的晚自习颁布了一项政策——以后的每次考试里,班级前十名和进步前五名的同学能自由选择座位和同桌。
           此政策一出,全班叫好。
          他们再也不想被班主任安排位置了!
          毕竟像课间因去小卖部而上课迟到的同学被安排在韩文清隔壁甚至和他同桌、上课睡觉迟到不按时交作业的在张新杰隔壁、上课话很多的同学旁边是周泽楷、话更多的同学由于后面坐着黄少天,很是自觉的闭嘴了...像这样惨不忍睹的案列。全班都觉得,还是少一些吧。
        而周泽楷一听这个消息,很是动作迅速的写好小纸条扔给隔壁组坐在前面的叶修。
         同桌,一起!??
         这是说 一起同桌?叶修看到纸条上的问题和署名后转身用手轻捏纸条,眼神询问。
         嗯!!!
          周泽楷重重的点头,眼睛亮亮的看着叶修,黑如曜石的眼睛里装着满满的期待。想块大石头把情绪压的快要溢出来,令周泽楷也有些不安起来,却也只有桌下的双手紧握、脸上的双唇紧抿。
          直到叶修笑着点头,口型对周泽楷说了句“好”后,周泽楷才觉得心里的大石头才去,心上感觉轻松了许多。
         而之后的两周,周泽楷则是把时间全用在学习上。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该要的是什么,只有成绩排在最前面,他的叶修才不会被人抢走。现在的勤奋,是为了日后能与喜欢的人共渡而最好准备。
         记单词、背古诗、默公式...平常最不愿与老师交流的周泽楷为了进步也在试过向老师询问错题的解法。然而这些事情若是一小块的基石,那么周泽楷有理由相信,他会使基石变为铺在他和叶修同桌的道路,走的踏实而果敢。
        

          时间总是在不留意间流逝的飞快。
          转眼间,第一次月考已经考完了且成绩已经公布。
          毫无例外的,周泽楷是班级第一。
          按照班主任新颁布的政策,他有权选择同桌,只是位置的话,周泽楷觉得还是要问问叶修的意见。因为以后他们就是同桌了。
         不过叶修向来心大,表示位置哪都行。
         周泽楷也是个随意的主,他认为只要身边的人是叶修,就算是坐在最阴冷最边边的角落也无所谓。
         毕竟周泽楷怎么还会有余力去观察周围,他的眼里,只想装满叶修。
         这样的话,位置是由班主任随意调的,而周泽楷也是如愿的与叶修同桌了。
         只要转头,或者用余光,周泽楷就能看到叶修。
         喜欢的人就在身边,只要知道他在,足以每天遇到的所以烦恼。
         因为无论什么,你是最重要的!
          周泽楷如是想到。
       

【all叶】那时年少

10.那次告白
    

   
         R中后山的树木郁郁葱葱,稀疏的月光打落在密密麻麻的树叶上,在这月淡星疏的夜晚,反倒更添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
         晚自习放学后,天色早已昏暗,黑暗中后山树影婆娑,仿佛树林被笼罩在一片不见天日的暗域,却阻挡声声青涩又执着的爱意呢喃。
         “学...学长,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女孩说完娇羞又大胆的话语羞涩的低下头,月亮也似感到她的害羞,只敢往云层深处里躲藏。
         女孩对面的男生轻笑一声,语气清晰“嗯...谢谢你的喜欢。”话停顿了一下,女孩却没深究这暂停的意义,只有心跳“砰——砰”的激动乱动。她只有把手放在心脏出,好似这样便能抑制那种如奔腾江水像海滩狂奔汹涌的冲动,抑制快要喷薄而出的期待,只要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只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不好意思。”温润如玉的声音却吐出无情的话,是喻文州。
         在听到最后答案的一刻,女孩觉得心跳好像停止了跳动,好似奔腾的江水在下垂时倏忽变得平静,卷不起一丝波浪,宛如一滩死水。她只能保持那样刚刚嘴角上扬的弧度,虽深吸一口去,却还是略带哽咽的问道“为...为什么?我很喜欢的学长啊!”
         “可我也很喜欢他啊!”对于喜欢,喻文州不留余地。喜欢他就是喜欢他,不掺杂质,不留空隙。
         女孩呼吸急促起来,像是要证明什么似的,清晰快速说道“学长你是我生命中的光啊,一直照耀着我前进,那么温暖...那么美好。因为是学长你,我才敢...”似乎是实在说不下去了,女孩紧抿嘴唇,却还是有哭泣声泄露出来。
         女孩记得,高一刚开学那天是阴天多云,连着独自一人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这所陌生的学校的她心情变得更加不好。
         可就是那么巧的,下一个转角女孩就看到了喻文州,他微笑的向新生解释、介绍学校,温和有礼,似乎就连天空都放晴了。太阳舍得出来给世界给予光明。而在就看到女孩看到他向她走来时,女孩甚至分不清,少年身上的光是阳光还是她的幻觉。
         但不能否定的,就是那道光,给了她很大的动力,因为想要更靠近那人,所以她想要更好。她觉得那人值得最好的!
         可是现在,那道光,熄灭了。
          喻文州轻拍女孩的肩膀,感觉的到对方的颤抖,可他还是继续说“可他是我的太阳,永远,永远都在的太阳!但是你也很勇敢啊,这份勇气,我很佩服...”至少,我不敢说出口。
         渐渐的,女孩不颤抖了。
          随之而来的变得心境的放松,“可是你不喜欢我啊!”像是想通那样,颇有股自暴自弃的意味。
         喻文州把手抽出,多做的解释都会令双方无奈,“你是个女孩,有更好的人在等你!你值得更好的对待。”
         “是吗?!”女孩抬起头,首先映入眼帘的还是那张温润如玉的面庞。可她似乎没了最初的悸动,不属于自己的,强求也没用。
        可她那么久的坚持算什么!
        她为了他努力让自己外向、努力学习...就是想变得更好才配的上他。
        女孩愣愣的看着喻文州,忽然思绪万千飞转,等到她回神的时候,恰好看到天空的月亮已经出来,呵,大抵也是明白不能一直躲在云层吧。
        女孩顺着月亮的光芒,看到它被遮挡在树叶外,使得光辉忽暗忽亮。
        她突然明白了,阳光总有落幕的时候,可太阳其实永远都在,哪怕你看不见它,可它就是一直在。
         霎时间福或心至,“我明白了。学长,祝你幸福!”郑重的说完后女孩快速转身跑开了。
        可是学长,眼泪什么的,果然不想让你看到。
         却又在几秒后笑了,释然了。
         女孩听到了,喻文州在她跑开后说的“谢谢。”是为轻语,才能随风前进,以至于在日后的岁月里。女孩每每想到那个曾带给过她勇气的少年,就不由得涡动浅笑。
         那份勇气,保留了很久很久。
         也使得她更坚强的生活下去。


         之后喻文州也回到宿舍了,即将熄灯,他便去准备洗漱睡觉。
         挤好牙刷时叶修刚好把毛巾晾上去,就在喻文州开始刷牙的时候,他感觉到叶修转过身对他说了句“晚安。”
         喻文州点了点头,心里也默念着“晚安。”
          看,就算是黑夜,他的太阳也一直在,没有熄灭过。
      

        
        

【包叶】你是特别的

   短篇

      包子的脑回路有点清奇且与众不同。这是兴欣众人感同身受的事,但最近他们发现,包子说话的内容总是莫名其妙的就扯上了叶修。
         就好比一次大家讨论晚餐吃什么,哪家店的饭菜好吃时,包子思考了一会,然后一脸肯定的说了句“老大最好吃!”
         或者是在苏沐橙看黄金八点档剧情时冷不丁的来句“老大最好看!”
          ...方锐他们都已见怪不怪了,只当叶修的兴欣头号迷弟包子不知从哪又被他的高端牛逼骚操作震惊到了,于是心心念念的都是叶修。
         但其实“心心念念”这个说法方锐现在是不同意的。
         训练室里方锐旁边的位置坐的人就是包子,他发现包子最近已经不仅仅是口头念着叶修了,训练时的空闲也被他拿来望着叶修。这已经是在行动上有所突破了。
          就算隔着好几台电脑,也阻挡不了包子的目光向叶修前进,哪怕房间里全部电脑屏幕都闪着各色的光辉,都没有包子望着叶修时的神采来的亮眼。
        “我怎么觉得这个情景有点gay啊?”方锐轻抚下巴如此想到。
         静默两秒,方锐果断问话包子,他觉得有些事还是要弄明白的。
“咳咳,包子啊。你没事干嘛一直看着老叶!”出乎意料的,方锐其实是个很细心的。毕竟不细心,怎么设圈套呢。
“啊,没有啊。我不清楚诶,我就是无聊到处瞄,等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就在看着老大了。”
“那你就是一直在看着他咯!不会吧?包子你中邪了还是老叶被圣光照射到了?”方锐震惊,怎么感觉包子对叶修的在意程度有些深?
“我不用一直看老大,老大就在我脑海里,走不掉的。”包子说。

         方锐双手撑着桌子,探起身子仔细的看了叶修五秒,随后又坐下对包子说“老叶没什么与众不同的啊!”
        “不!老大是不一样的。”包子大声反驳。
       怎么可能不是与众不同。
        包子还记得一次他和叶修吃去买东西。当时街上人山人海的,包子只不过看到了新奇的东西稍稍停留了一会,一看周围却是没了叶修的影子。
        正当包子挠头纳闷老大去哪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背影,尽管一下子又被其他行人挡住。可包子就是倏忽间福至心灵,脑海没什么其他想法,第一反应便是,那是老大。
        拨开层层人群,找到那人。没问话直接抱住,“包子你稳稳,有点挤。”是叶修的声音。
        那时候包子没应,只是笑嘻嘻的更用力抱紧叶修。
        
        不过这些细节包子没有和方锐一一说明,他觉得就他懂的老大的不同,也挺好的。
         方锐看着包子像是想到是后神情又变回痴汉脸。摇摇头,还是带上耳机训练吧。
        也因此错过了包子眼中一抹快速闪过的亮光。
         那是因某人才亮起来的,独一无二的。
          就还是那人是特别的。
          不是你特别,才喜欢你。
          只是因为喜欢你,一切才变得与众不同。

      

人鱼王子的爱情(二)

      渔夫本就是凡人之躯,根本抵挡不了如此大的攻击,不由得吐出一口鲜血。二王子见状已是大怒,由此觉醒了人鱼王族的真正血脉。血脉返祖,成为了一条血脉纯正的蓝尾鱼。
         一时间二王子功力大增,逼退人鱼军队,只是因为血脉的缘由,那些老臣更是下定了要二王子继位的决心。
        而另一边,渔夫受伤的口子一直在流血,怎么也止不住。二王子手忙脚乱的去草屋里拿药,可就算是药把伤口敷的满满的不留一点缝隙,那伤口的血还是一直在流。
    

         二王子从来没有这么心慌不安过,他只能紧紧的握住渔夫的双手,嘴里叫着渔夫的名字,可是渔夫自从收到攻击后就一直晕了过去,还不曾醒过。
          直至渔夫的身体逐渐冰冷,二王子还在紧抱渔夫,二王子害怕渔夫的身体会化为灰烬随风飘散,毕竟一个凡人对上人鱼是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
          人鱼军队退的快,那海面早已平静,此时旭日的光辉柔和温暖,慷慨的给大半片海面披上金色的披肩,中间点点的缝隙里闪耀着耀眼却不刺目的光线,慢慢的点亮了整个世界。

        而就是在这样的海域上空,倏忽间聚集了大片的祥云,云朵周边的光线比初阳的光辉还要耀眼,那光芒太过刺目,二王子不由得闭上眼的同时也伸手帮渔夫的禁闭的双眼遮挡光芒。太亮了直视的话对眼睛不好,他这样想着。
         可是还没等二王子的手遮住渔夫的眼睛,渔夫就被强烈的光线照了一个,灰飞烟灭。
         渔夫的身体被光芒照到后,身体渐渐变得透明,二王子发紧的想要抱住渔夫,最后却落了个空。二王子还是以刚开始环抱渔夫的姿势坐着,只是,他现在连触碰渔夫身体的机会都没有了,就算是冰冷的体温也荡然无存。什么都没有了,关于渔夫存在的一切痕迹,就这样随着他身体的消散也随风而逝。

        二王子保持环抱渔夫的姿势坐了好久,直至日上三竿。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天空,海面平静如一块巨大的悬镜,阳光洒在海面上,反光四。宽阔的海面清澈明亮,水面上一闪一闪的光点刺眼又耀目,岸边的水面上倒映着二王子的身影,孤独又悲哀。
        二王子还在愣愣出神。
        今天天气真好,二王子觉得,他记得前几天都是阴雨天气,看不到太阳的渔夫还因此郁闷了好久。渔夫还说,等到哪天出来太阳了,他要和二王子一起坐在摇椅上,静看海面时而的波涛汹涌时而的风平浪静,再一起等到夕阳西下,观赏大海吞噬落日的壮美,然后让晚风亲吻完脸颊后再回家...
         可是如今,他却连牵着渔夫的手都做不到!

        蓦然的,二王子想到了什么,嘴角边直打颤,眼睛也睁大,一股强烈的恨意从眼睛里迸发出来。
          海水像是感应到二王子的心绪涌动,海面上倏忽卷起狂风大浪,浪花拍打着海岸,落下的水滴溅湿了他的衣服,身体感到丝丝寒意入侵。
         却再也没人走上前为他披上毯子,担忧的问他是否会受风寒,关切的询问他是否还冷。
         他不在了,渔夫不在了!都是巫师,都是他,对...
         找她...复活...复活他的渔夫。

         几乎是在这个念头浮现在脑海的瞬间,二王子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古娜拉巫师的房子前。
          然而古娜拉巫师料到二王子回来找她,早就在心腹回来后就已在房屋前设下阵法,牢牢的困住二王子。
         二王子挣脱不了,虽血脉返祖,但那股力量是现在的他还掌握不了的,更别提之后二王子的心绪起伏不定,大脑还很疲惫,身体也只是在强撑着。若不是靠着想要渔夫复活的念头支撑,二王子怕是早已倒下。
         可现在没倒,体力也已经到底了。
         阵法带有麻痹效果,二王子感到一阵头疼后,终是踉踉跄跄的倒下了。
        恍惚间二王子似乎看到了渔夫,他还是那么的美好,眉眼柔和了二王子的世界,脸上带有害羞的笑容,清脆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啊,就是渔夫。他说“二王子...”
         二王子想伸出手拉着渔夫,可是渔夫所在的那个世界太大了,就连边缘都太过广阔,他早已无力再去触碰。那个是被称为死亡的世界,横跨着这世间的所有地方,却偏偏容纳不了他。

          因为死亡从来不属于人鱼。他们虽难以诞生子嗣,但却拥有漫长的生命,更别提已经血脉返祖的二王子,在继承了人鱼先祖的力量后,他的寿命几乎能达到与天地齐寿。
         却注定孤独一人。
        

         二王子醒来后也曾试过反抗,但他一人的力量根本抵挡不了整个人鱼朝堂上的大臣。
         为了让二王子留下来,古娜拉巫师与二王子订下约定,二王子留在海底,她复活渔夫。

   

不确定要不要再扯点。